25年来<

时间:2020-11-09 20:58 来源:http://www.avbfj.cn

4月3日,他给记者的答复是:关于郭桂芳失踪案确实至今没有立案,不过没立案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87条规定,该案件已过了20年追诉期。

“郭桂芳离奇失踪20多年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令人不解,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件事情,是为了正义和一个老记者的良知。”赵德润表示。

袁晓雷还告诉《法制晚报》记者,肥乡县公安局于去年10月抽了郭桂芳儿子和丈夫的血样,并把郭桂芳的有关信息录入了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

他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在父亲向新华社反映了肥乡事件真相之后,一家人从此“厄运不断”:1984年父亲被开除党籍,撤销了职务,停发了工资。“更让人难以承受的是,当年姐姐郭桂芳因支持父亲反映问题并常帮父亲写材料,曾被无故辞退不说,1990年神秘失踪至今仍然是毫无音讯。”

赵德润告诉《法制晚报》记者:“郭建民心里很苦,寻找失踪女儿25年无果,是他的一个心结。”

赵德润认为:“一个失踪案,长达24年没有明确的调查处理,关于她女儿的下落,家人也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答复。她这样做实际上是无奈之举。”

今年3月份,记者查询发现,郭桂芳(系统内为郭规芳)失踪的相关信息的确已于去年11月被录入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

对于郭桂芳失踪多年是否立案调查的问题,1月12日,《法制晚报》记者向肥乡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袁晓雷求证,他向记者回应:“案件发生时间太长,等情况了解清楚了再给答复。”

4月3日,肥乡县警方对《法制晚报》记者表示,并无此事的报案记录,也未立案。

去年11月,赵德润收到郭建民和蔡朋娥寄来的一封名为《女儿人命关天 请求依法办事》的求助信。

与多年患病的郭建民交流,每一句都需先经小女儿转述 摄/法制晚报记者 田宝希

在党中央的介入下,肥乡事件得到妥善解决,落选的县委书记恢复了职务。

两年之后的1984年,郭建民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停发工资,六年后大女儿郭桂芳离奇失踪。尽管郭建民很快恢复了党籍,重新调动了工作,但女儿至今毫无音讯。

在郭会增眼里,事发前8年的河北肥乡事件,即父亲不顾个人安危向新华社记者反映肥乡选举的真相,得罪了一批人。“姐姐郭桂芳失踪25年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应该和父亲仗义执言反腐有很大关系。”他说。

1月9日,郭建民的二儿子郭会增已记不清多少次来到肥乡县公安局,打探有关姐姐郭桂芳的消息。

今年3月25日,后任光明日报社副总编辑,现任中央文史馆馆员的赵德润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回忆:“如果不是郭建民不顾个人安危仗义执言,如实向我讲述肥乡事件的真相,就揭不开当年肥乡选举的黑幕,郭建民也就不会得罪那么多的领导干部。”

关于郭建民的党籍,原肥乡县政协法制提案委员会主任王庆堂证实:“1987年肥乡县委宣传部的党组织会上,宣读了县委的通知文件,恢复了郭建民的党籍。”

1982年,时任公社书记的郭建民反映河北省肥乡县党代会期间的非组织选举活动,新华社记者随即以内参形式向党中央报告。当时的中央领导同志作出批示,一大批违法违纪的领导干部被严肃处理。

郭桂芳蹊跷失踪20多年后,蔡朋娥向法院申请郭桂芳死亡。2014年2月,肥乡县人民法院依法宣告郭桂芳死亡。

当地法院去年2月宣告郭桂芳死亡。 今年3月份,记者查询发现,该失踪信息被录入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

在掌握了大量详实材料后,赵德润写了一篇名为《肥乡县少数人用文化大革命手法把县委书记搞下台》的内参迅速上报中央,引起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中央领导为此还作了批示。中央成立专案组进驻肥乡,几十名县(乡)级领导干部因此受到了严肃处理。

1990年6月16日晚,姐姐郭桂芳安顿好不足3岁的儿子,到距家不远的农业局里值夜班,第二天她竟神秘失踪了。他回忆,当日父亲郭建民和母亲蔡朋娥曾到肥乡县公安局报案。

郭建民老伴蔡朋娥说,女儿郭桂芳失踪后,25年来,家人除在肥乡县及河北省多家电视台发布寻人启事外,还在邯郸、邢台、秦皇岛、石家庄、北京、郑州等地留下了寻找女儿下落的足迹。“家人一直都希望她有一天能突然回来,可从当年报案至今25年了,女儿是死是活,谁都不知道。”她说。

赵德润说:“1984年4月,当时的肥乡县委主要领导打电话给县农业局局长,在没有给出任何原因的情况下就将郭桂芳辞退。后来获知这个事情后,还是我打电话给当时的肥乡县有关领导进行干预,她才被重新恢复工作。但6年后,郭桂芳就离奇失踪了。”

据本报记者了解,经郭建民本人不断申诉,上级部门高度重视并认真调查,于1986年调郭建民到县农业局技术站工作至其退休,停发的工资随后也全部补回。

1982年,肥乡党代会期间,时任县委书记意外落选。时任肥乡县常耳寨公社书记的郭建民发现,这次选举当中存在很多极不正常的现象和违反民主选举的因素。于是他向时任新华社河北分社的记者赵德润如实进行了反映,揭露了选举的内幕和真相。

面对再一次的没有结果,他仿佛早已习惯,可还是不忍心将它告诉82岁高龄且患有老年痴呆的父亲和76岁的老母亲。

在郭会增的记忆中,父亲在上世纪60年代因表现突出,事迹被刊登在《河北日报》上。作为河北省劳模,父亲曾是全家人的骄傲。举报肥乡事件以后,一家人却从此天天为父亲感到担心。

赵德润认为,无论是为郭建民,还是作为一名记者的职业责任感,自己作为当年事件的亲身经历者,都有必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为其女儿失踪一事进行呼吁。

1月5日,记者见到郭建民时,他已不能正常地与人进行语言交流。此前他曾几次脑出血,出现了间歇性的阿尔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

关于郭桂芳失踪时是否报案的问题,郭会增称,“当得知郭桂芳失踪后父母就到公安局报了案。”针对郭会增的说法,袁晓雷告诉记者,“我们查了当年的报案记录,没有发现该案的报案记录,我们认为当事人家人当年没报案。也可以说,该失踪案发生的20多年间,郭桂芳的家人就没有找过公安局,公安局不知道此事。”